中华新闻社
浓墨写天然 意笔传佳趣——阅陈孺牛花鸟作品精品展
 二维码
作者:沈文华来源:中华新闻社网址:http://www.zgysnwes.com

作者 沈文华

陈孺牛,1968年出生浙江兰溪,祖籍诸暨,是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、诗人陈老莲第11代族裔。孺牛,幼时受担任中学校长的父亲陈耀山爱好习书之熏陶,1987年随杨炳琏和吴湘习画。2007年3月在中国美院成教院花鸟画进修班,师从张赤、彭德、罗剑华;2013年参加清华美院吴静初教授花鸟画高级研修班。从画三十多年,经历坎坷。现工作于基层工商所,地处全国诸葛亮后裔最大集聚地——兰溪诸葛八卦村。勤奋而又灵性的他,以进美院拜师创作十年精品展的形式给出了学业上的出色答卷。也可以说,这次回顾展的作品,是他近十年水墨艺心成果的一次检阅。正如他所言:“我坚信只要对书画艺术抱有挚诚之心,在学习方法上探索到正确之路,那结果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!”

看了陈孺牛的十年花鸟精品,首先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勤奋的年轻画家。光阴荏苒,十年进修磨练,力求高出一筹,能够认准传统的目标坚持不懈探索,实属不易。在今天这样一个商品化时代,很多画家的心态都浮躁难堪,草草练上几笔中国画后,就自我炒作。这一点在陈孺牛身上还没有看到。回顾他十年的精品展,还有十年累积的佳品艺作,他没有追逐潮流,没有跟风作秀,没有哗众取宠,而是显现出某种定力,以勤为舟,专心于传统的理解与研习,较为难得。

精品展中,最具特色的是每年都有风格和画意不同的“春夏秋冬”竖幅立轴,用斑烂的色彩描绘出梅花、荷花、紫藤、兰花、秋菊、枇杷、杨梅、竹、葫芦、丝瓜、豆角、南瓜、杨柳、芦苇、燕子、蜻蜓、白鹭等花鸟竞艳飞舞的天姿国色。尤其是钟爱绘画当地盛产的枇杷、杨梅等,其画其景姿容雅丽,不染尘俗,雄奇厚重又不失天真自然。硕大荷叶和美呈祥,欣欣向荣一派天然。

此次精品回顾展的73幅中国花鸟画,构思奇巧、笔墨缤纷、各具气象。柏树之类,用笔讲究拙朴沉凝,主杆苍劲,林繁叶茂,画面十分厚重耐读。杂花图式,倚丽清新,脱尽娇柔,相尽鲜花奔放姿态,生命气息破纸欲出。大部分作品都写生绘画于家乡,兰溪古城是精致生活的代名词,与滔滔兰江的温润细雨的缠绵孕育了孺牛对生活的细心品酌。因而,在其精湛的技法与深厚美学修养的支撑下,笔趣画味更透露出童真、纯粹与情怀。

范迪安曾说:“风格是一个画家的希望,也是成熟与否的重要因素,它体现了画家对艺术的态度,也体现了画家的探索和选择,一个画家的精神也就体现了。”

陈孺牛的花鸟作品浓墨写天然,意笔传佳趣。无论是梅兰竹菊,还是鸡鸟鹭鸭等题材的艺术表现,都是一个大众的应对且广受群众喜爱的传统题材。给人们生活平添了喜庆祥和气氛,雅俗共赏,别有情趣。进美术院校拜师十年,陈孺牛的花鸟画从用笔、用墨到用色都越来越讲究,画面更加清新有致,充满灵性的营造,表现出和谐清爽,气韵流动的艺术气氛。

创作于丙申年的《一路菜花香》,以家乡兰江岸边的油菜花为题材,密密麻麻的油菜花布满画面,左上角一只白鹭惊乍而飞。师法自然,体现了他执着于传统,以笔墨创造个性,笔奇、趣奇、格奇,以质朴、灵动自具个性的创造性笔墨技法,尽显中国传统文人画意蕴和形式美感。

《侍王府古柏》写生于乙未夏金华侍王府,画以奇险胜。他画的松柏,笔力强劲,一笔落下如生铁铸成。画中一松斜立,画面居中,右角松针茂密,这种有力的构图在传统绘画中不多见,反映了作者的意趣和心境。

陈孺牛的花鸟画,花之灿烂,蕊之绚丽,画面上那种似曾相识, 又别具风格的用笔构成令人叹为观止;构图布局简洁大气,造型设色泼辣旷逸。总会让人不经意间想起那些微不足道却心情舒畅的美好瞬间……

孺牛,癸巳年写生秦皇岛的《荷》,画面注重画面意境的营造,讲究画面构图的疏密虚实,用笔浓重而有变化,对意境、季节、景物特点不同,施以恰到好处的墨与色,各臻其妙,表现出文人意气,呈现出荷绿送香。

正如张正所言:“一个好的艺术家靠的是自己敏锐的灵性和勤奋的精神,将自然形成的物景通过手中的笔墨,自由的转化为个体认知和个性表达出来。这也是成就一个好画家的基本潜质。”

陈孺牛的十年花鸟作品精品回顾展,只是他十年美院进修创作日月积累的一个缩影。欣阅他的作品,更感于他于画学的用力之勤。其写意花鸟取法近世,师从多家,能较为深入把握导师之笔法造境之趣。值得一提的是,孺牛的花鸟技法深受兰溪籍著名画家吴湘先生之影响,其炉火纯青之画艺也深得吴静初教授之传授。可谓性仁品厚,自成一貌。

孺牛的作品反映了他个人的审美观一直都是比较稳定的,完全是从自己的精神出发,遵循古风,执着于传统,怀有敬畏和感恩之心。他相继写成创作实践心得“拜师吴静初”、“随吴静初学什么”、“我的四位国美进修班老师”,将自己对艺术的体悟思考与探索实践予以总结,表现出他对艺术创作的追求与学术态度都是严谨和高标准的。

伴随三十多年的习画生涯,孺牛还下苦功临摹大量的古碑帖,米芾书帖一临再临不罢手。“阴符经”就练了十年,他坚信“熟能生巧,温故而知新”。临摹“乙瑛碑”、“石门颂”、“礼器碑”、“张迁碑”、“汉史晨前碑”、“汉隶书造字帖”;邓石如的“弟子职”、“心经”,也不断临书。还临王铎行草手卷“求书帖”,吴让之篆书“宋武帝和藏焘敕”、吴昌硕“崔子玉座右铭”。临帖“黄葆钺隶书千字文”、“洛神赋”、“题西林壁”等等。他说,近期从旧书架上得到父亲陈耀山购于1976年的“朝候小子残碑”,爱不释手,反复临帖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孺牛的书法令行家刮目相看。于墨法水法用之尤精,故如其画笔致轻灵活脱,结构自然俯仰。

大器晚成,还需孜孜以求,天道酬勤,勤奋的人必将在艺术的坎坷之路上有所回报。孺牛的11幅花鸟作品参展杭州第五届“印象西湖”艺术品拍卖会,均被高价槌拍。他说,女儿陈丹青今年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正在考研,这是做父亲的最大快乐和期盼。

祝愿孺牛更为勤勉,与古人对话,与自然神交,以更多的所作所习探索传统,以一颗年轻而敏感的心灵去体会并感悟中国画传统的博大精深。

作者系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
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
记者申请登记表下载
微博图片.jpg
95.48KB下载
上一页
1
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