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新聞社
佛陀纪念馆─佛塔之光‧千载流传
 


佛陀紀念館

【记者柯沛鸿 中华新闻社】

浅说佛塔发展


佛塔的发展来自佛弟子对佛陀的思念,根据南传《大般涅槃经》记载,佛陀在入灭前曾嘱咐弟子们,当为如来、辟支佛、声闻圣弟子与转轮圣王,在重要的贸易商道与交通枢纽上建造圣塔,开启佛教造塔风气的新纪元。佛灭后八位国王均分佛陀舍利,各自建塔纪念,将佛塔文化拓展到恒河流域。


  到了孔雀王朝时期,阿育王大力护佛,不但派遣传法法师到四方异域传扬佛法,并在全国各地广建八万四千佛塔。佛塔因此随着佛教的流传兴建于各地,至今留存下来最早的佛塔遗迹为印度桑奇大塔,一直至西元七世纪,桑奇开始出现大量僧院、塔寺,佛塔的造型也慢慢演变;在此之前,原始的佛塔呈覆钵形,称之为窣堵波(Stupa),为一种半圆形覆钵式的坟丘,在古印度时国王往生后埋在此半圆形简单的坟丘中;释迦牟尼佛涅槃后,佛弟子也以此形式供奉佛陀的舍利。


  佛塔外型无任何装饰,上面大多雕刻菩提树、佛足、法轮等代表佛陀成道、弘法的图样;塔本身的功能为佛弟子缅怀佛陀而施设,亦为绕塔修行的主体建筑。因此佛塔象征佛法和涅槃,所以佛教圣地,如:诞生处、说法处、成道处、涅槃处,都建有佛塔。佛教传至中国,塔也随着流传而至,因此见寺必见塔,见塔如见佛;只是佛教的中国化,从僧侣与大众向佛塔礼敬的同时,塔的形式随着中国的文化与建筑的发展,从覆钵式的慢慢演变成叠涩式的多檐塔楼与其他多种样式;材质也因应当地的建材发展出木结构、砖结构、琉璃等,在形式上也呈现多样化,如密檐式塔、金刚宝座塔、楼阁式塔、覆钵式塔等。我们不难在山西的应县佛宫寺可见阁楼式的释迦塔、北京妙应寺覆钵式的白塔、北京真觉寺金刚宝座塔等形式的宝塔。


而佛寺的建筑配置初期与印度相仿,塔设置于佛寺中央,佛殿辅置于塔后;隋唐以降,佛教发展兴盛,佛塔所发挥的功能已不敷时代的需求,佛寺不仅提供祭祀膜拜的功能,更为集会讲经或共修的场所,因此发展出中轴线排列,对称式配置,山门、莲池、佛殿,此时佛殿已成为全寺中心,佛塔则退居后方面一侧,周围有小殿,各殿以回廊互相连接,如设有弥勒院、文殊院、观音院、地藏院等,同时设有堂口,如:法堂、禅堂、客堂、斋堂、念佛堂、如意寮等。佛塔渐渐在时代的转变中退隐,寺院的殿堂取代了以往活动的空间,而寺中无塔也称寺。




佛塔与佛像


佛塔最早是纳藏供奉佛陀舍利,后来为纳藏供奉高僧舍利,在唐代仍为「前塔后殿」的布局,在中国除了楼阁式佛塔外,多禁止一般人进入塔中;塔中除了设置佛像外,也存放舍利或将藏经供奉于塔内。目前遗留最早在塔中供奉最高的大佛像为山西应县佛宫寺释迦佛塔,底层供奉约十三米高大佛。佛塔外的图样多样化的演变,从最早印度的桑奇大塔外的雕刻着佛教与印度教的各种图样,传至中国塔外观上有着中国化的佛教图像,如莲花、金刚杵、四大天王、佛传故事等。佛像也由存于寺院中的形式,慢慢转变供奉于佛寺及信徒居家生活中;佛教的流传因佛像而宣传得更广、更快、更远。


在中国佛教文化艺术史上,大佛像的开凿因中国君主崇信佛教,曾经出现过两次高潮,一为南北朝时期,另一为隋唐时期,分别开凿云冈石窟与敦煌莫高窟、永靖炳灵寺石窟、甘肃麦积山石窟、四川摩崖石刻乐山大佛等。在台湾的佛教兴建大佛的有一九五九年彰化八卦山的大佛,高约二十二公尺;台中慈明寺一九六九年所设置二十一公尺的观音像、一九七五年高雄县佛光山所塑造的三十六公尺大佛…等。大佛的设立在中国与台湾的重要性远过于昔日佛塔的设立,佛教也因建造许多大型佛像,留下丰富且珍贵的佛教艺术。




佛陀纪念馆的设计


不论佛塔或佛像的兴建,就目的上来说,多为思念佛陀而建造的,以功能来说,一般佛塔的设立,人多不能进入塔身,除了楼阁式的佛塔,人可进入登高远眺,如大雁塔,塔中有供奉舍利、佛像,或经藏等,塔的外观有着当地文化建筑的风貌。就佛塔如此单纯性的功能,于现今已不敷现代的需求,又佛光山在兴建道场的方向之一为「传统与现代融和」,因此这样的理念延续在「佛陀纪念馆」的兴建上。


「佛陀纪念馆」的外观与量体的设计上,历经四年多的讨论,以供奉「佛牙舍利」,因此取名为「佛陀纪念馆」,一份怀念、一份感恩佛的恩德,因此在设计思考的方向上扣紧扣着佛陀的主题。佛教之所以能流传下来,是佛陀组织了教团,教团中有着佛陀的弟子、佛陀所流传下的智慧法语,及佛陀一生的行谊。因此佛传故事、佛弟子与佛教的教义,自然成为「佛陀纪念馆」设计的主要思考方向。


  而佛陀纪念馆应兴建于何处?星云大师带着弟子于台湾各地寻觅适当的馆地,曾经于两年前决定将佛陀纪念馆设置于宜兰,当时设置地的建筑执照已经申请通过,佛陀纪念馆的设计图也如火如荼的进行…两年后佛光山购得毗邻的擎天神四十公顷的土地;佛陀纪念馆的建址便又回归于南台湾。


星云大师对于规划佛陀纪念馆的想法与心声,在心中已酝酿多时,在一九九二年一月三日《星云日记》上记载:「多年来我一直希望能在台湾建立佛教文化艺术馆,妥为保存文物,同时宣扬佛教文化艺术。虽然,目前在佛光山已经设有佛光山文物陈列馆、佛光山文物展览馆,但是我的理想是要建一座可以传扬千秋万世的佛教文化艺术馆,里面的收藏不但可以媲美故宫博物院,亦能集教学、展览、收藏等功能于一体。」


  所以「佛陀纪念馆」的兴建正是实现星云大师于宗教美术上的心愿。

来源:佛光山全球资讯网


记者申请登记表下载
微博图片.jpg
95.48KB下载
上一页
1
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