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新闻社
【散文作品】母 親    作者:牟紅霞(甘肃)
 二维码
作者:牟紅霞(甘肃) 来源:中华新闻社

             母 親

   作者:牟紅霞(甘肃


   我的母親,她是壹個地地道道的家庭婦女,只會歪歪扭扭地寫自己的名字,她在世時並不知道在這世界上還有壹個叫母親節的日子。雖然知道三八婦女節,但在她眼中那根本就不算是什麽節日,也從來沒有過壹次婦女節。

   母親十八歲就嫁給了父親,她壹生養育了我們四個孩子。在我的老家,重男輕女的思想比較嚴重,那時父親就壹直想讓母親給他生個男孩子,但父親的這個願望壹直未了,沒有文化的她認為那是自己的錯。在家裏,裏裏外外的活兒都是她做,白天在地裏幹活,晚上又給我們洗衣服,那時候的我們從不知道幫媽媽幹活。晚上我們在看電視時,母親卻在給全家人洗衣服,衣服全部都手洗,就連洗衣板都舍不得買。父親年輕時喝醉酒了就說自己沒有兒子,時常埋怨母親,她只能默默忍受來自父親的指責。那也是母親心中壹個永遠的痛。

   母親很羨慕有知識的人,曾對我們說過,妳們要好好讀書,媽媽再苦再累也要供妳們上學。她沒上過學,可她喜歡讀書,沒事的時候就拿起我們的課本讀,遇到不認識的字就像小學生壹樣問我和妹妹,她不僅要知道這個字怎麽讀還要知道是啥意思。記得有壹次,我正在津津有味地讀壹本小說,並沈浸在小說的情景之中,這時媽媽在壹邊讀,書中出現成語“兢兢業業”,她既不認得“兢”也不明白是什麽意思。於是她問我,告訴她“兢”怎麽讀,但當她問啥意思時,我很不耐煩地說:“正在忙著呢,真煩人。”她以為我在學習,說了好幾遍:“我不打擾妳了,妳好好學習吧,等妳有時間再告訴我吧。”雖然媽媽沒說什麽,可當時我很羞愧,這使我愧疚了很多年。

   長大了,我就到外地求學,只要壹回到家,我們幾個姐妹就圍著媽媽,聽她講我們小時候的事。壹遍遍講的全是小時候打了我們的事,還有就是沒管好我,我腿受傷的事,她把這些都當成了她的錯,我聽得好心酸。天下的母親為子女付出多少都覺得太少。我記得在我受傷住院時,是媽媽陪在我身邊和我壹起度過那段難熬的時光。做手術時,壹直到手術結束為止,她壹直守在手術室外,徹夜未眠,壹直守護在我的床邊。幾年後的第二次手術是在河南做的,當我從昏迷中醒來,第壹眼看到的是媽媽眼睛裏全是血絲,眼裏全是擔憂與不安。看到我醒了,她就迫不及待地問我想不想吃東西,要不要喝水,壹會兒又自責,怕說太多會影響我休息。手術後那幾天是最難受的時間,我真正體會到了傷到骨頭的痛,疼得整夜整夜睡不著覺,我睡不著媽媽就坐在我的床前陪我壹夜未眠。我只覺得自己很痛,根本沒有意識到母親的心在痛。

   母親病重住院時,我卻在外地工作,壹天都沒有照顧過她,離世時也沒有在病床前為她送終。我知道她是多麽期盼我能來看她,也知道她舍不得離開她還未成家的女兒。

   再過幾天就是母親離開我整整十周年的日子了。記得那次,我回到老家和母親壹起去到嶽麓山寺廟燒香,母親見到寺廟就燒香磕頭。她祈禱她的孩子平安健康,唯獨沒有聽見為自己禱告。這就是我的母親,壹個平凡的農村婦女。

   今天我坐在這裏,心中充滿對親人的無盡思念。前幾年我還在路邊燒個紙錢,今年什麽也沒燒,不是不思念而是思念時都回憶起在老家的日子,回憶起有親人關愛的日子。年前我就見到路邊有擺攤賣燒紙,售冥幣,提醒著每壹個過路人,生者過節了,亡者也要過節,該給死去的長輩燒錢了。

   有時我很想回到老家去看看,回到家壹切還是老樣子,觸景生情,往事壹幕幕傷心壹陣陣。我總是強迫自己想些開心的事:想當年,年還不到母親就會打電話來問我是否回家,我也盡量爭取,母親有了盼頭我也有了盼頭。可相聚的日子總是很短,好像還沒過幾天就到上班的日子了。我從母親的眼中讀懂了對女兒的牽掛與思念,也讀懂了母親的期盼與無奈,就這樣壹次次的相逢,壹次次的別離。

   自從您去了另壹個世界之後,我的身後再也沒有您關註的目光,耳邊沒有了您疼愛的嘮刀,我的心中也沒有什麽期盼了。最近我想抽時間去老家看看阿姨、舅舅他們,人到中年,總覺得生命短暫世事無常,誰也不知明天會發生什麽事。所以我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多做些該做的事。少給自己留下人生遺憾。

   今夜我在屏前默默地想您,想念您的歡笑與悲傷。

個人簡介:牟紅霞,1968年出生的我,現在從事金融工作。近幾年來在當地的報紙上還有行內報刊雜誌上有小作發表,多年來有壹種習慣喜歡把看到的優美文字摘抄在筆記本上保存下來,喜歡寫些自己的感悟心情,不懂得什麽高深的道理,只是把身邊的小人小事以及所思所想,記錄下來,傳遞壹些真善美,正能量,讓這個世界多壹些愛,多壹份真情在。

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
记者申请登记表下载
微博图片.jpg
95.48KB下载
上一页
1
下一页